家長持證上崗?段子不能現實

在今年的珠海兩會上,有多位代表認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是家庭教育的第一責任人,建議珠海先行先試建立“家長學校”,讓新婚夫妻和離婚夫妻持證“上崗”。隨後廣州珠海民政部門回應,由於依法辦理婚姻登記是法律賦予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不宜因當事人未提交法律規定之外的證件(證明)材料而不享有辦理婚姻登記的權利。珠海民政部門的回應很到位,在簡政放權的語境下,結婚、離婚還要持證,未免也太另類了。家庭教育缺失導致的問題確實也不少,青少年的心理問題也值得關註。但是,應對這些問題,最需要的其實是科學與實證的態度。這其中可做的文章有很多,比如解決留守兒童問題,保障父母的休假權利,強化婦聯等單位對問題家庭的幹預能力,完善學校和家庭的溝通渠道,在學校建立機制化的心理輔導等。應承擔家庭教育責任,相信多數人不是不知道,也並不需要考試了才明白,關鍵是“出了問題怎麼辦”。這恐怕需要社會形成動態的、常態的求助機制,遠比考個證難,也比一張證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