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名:任素熙攜手劉敏濤新片《回廊亭》過農歷新年 炎熱的東野圭吾是如何停飛的?

落地的根本在於“情感”內核,這對於任何改編都是適用的。

文字/鮑比

提前《回廊亭》。

這部作品是根據東野圭吾的原著小說改編的,由任素希和劉敏濤主演。目前電影已經進入拍攝階段,電影已經提前鎖定了新年。

東野圭吾一直是中日韓懸疑IP改編的“熱點”。國內方面,2017年上映的《嫌疑人X的獻身》斬獲4億票房,打破了當時國內懸疑犯罪的票房紀錄。去年,同樣改編自東野圭吾原著的《十日遊戲》也成為懸疑短劇的重要作品。

《回廊亭殺人事件》是東野圭吾的一部比較特殊的作品,講述了一位富商因病去世,在分配遺產時,酒店發生火災殺人的故事。死者是遺產的第一繼承人,兇手可能也在其中。

最早出版的《樓道裡的火》概念海報中,之字形的樓道和火形成一個“回”字,火用一個帶角的字圈起來,其實隻是扣除了原著本身的復雜性。這不僅是一部懸疑作品,更重要的是,它在其他意義上代表了更多的“火”。

其實“火”不僅僅是影射富商死前的火殺,還有周邊的錢。關於人性本身的欲望之火更像是一種輪回。曲折的走廊是關於尋找真相的“困難”,而交錯的火焰是關於真相背後欲望本身的“危險”。

一直以來,影視改編絕非一條坦途,尤其是疫情過後,觀眾對電影有了更強烈的情感需求。知名IP本身的“底子”無疑是影視作品的加分項,如何讓知名IP“落地”也需要給出新的答案。

1

改 編

優質IP的絕對“富礦”。

這一次,電影 《回廊亭》 所改編的 《回廊亭殺人事件》 ,是東野圭吾所有作品裡,為數不多的古典本格風的代表作。‘s作品本身不僅在於案例推理的“極致”,更在於原著本身的情感厚度。

作為東野圭吾履歷中風格相對特殊的一部作品,原著實際上已經讓讀者通過“主觀視角”跟隨女主角尋找兇手,但意想不到的殘酷結局不僅滿足了觀眾對真相的渴望,也揭示了人類欲望與愛情的鬥爭。

至於東野圭吾,1985年獲得第31屆江戶川隨機漫步獎,1999年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2006年獲得第134屆直木獎,成就了日本推理史上罕見的“三冠王”。

除了其本身擅長的懸疑推理之外,在作品中對於人性和情感的剖析和關註是讓其積累大量粉絲的原因所在。東野圭吾的作品在日本市場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50多部,包括《放學後》、《秘密》、《嫌疑人X的獻身》、《白夜行》、《嫌疑人X的獻身》、《解憂雜貨店》、《給父親的口信》等。已經被改編了很多次。

中日韓之所以大量改編東野圭吾的原著,是因為東野圭吾的作品足夠飽滿。在離奇曲折的懸疑故事背後,有著對社會的深刻思考和對人性的剖析,這使得影視作品在文本上具有一定的先天優勢。

從數量上,2007年,東野圭吾 《名偵探的守則》 中譯本進入國內,到2017年,東野圭吾在中國內地已經發行了175部作品,發行量超過1900萬冊。可以看到東野圭吾文學作品在中國的龐大粉絲群,從質量上,東野圭吾的小說通過樸實的語言呈現出復雜的人性和社會,自然能得到讀者的認可。

在國產電影改編方面,2017年蘇有朋執導的《秘密》打破了當時國產懸疑片的票房紀錄。到了2020年,懸疑小品一時間走紅,《信》的熱播,看到東野圭吾的作品在本土化改編上做了更多嘗試,大大增加了東野圭吾作品在內地市場的接受度。畢竟,是的

於不同文化語境,IP改編必然需要滿足當下市場的需求。

對IP改編非常嚴格的東野圭吾來說,《十日遊戲》的改編讓人物更加落地。這也讓原著粉絲對於東野圭吾IP改編有了更強的信心。

2

內 核

“有溫度”。

在電影《回廊亭》的開機儀式上,導演來牧寬表示,這個充滿懸疑、推理橋段的故事背後牽連的仍是人的感情,整個劇組必將共同努力,將《回廊亭》打造成一部有溫度的電影。

實際上,有溫度已經成為了國產電影的頭號關鍵詞。這兩年的國內電影市場,情感共鳴本身就是電影能夠穿透市場的重要利器。尤其是在疫情之後,今年“情感”成為了春節檔、清明檔以及目前的暑期檔,電影突圍的最大關鍵詞。

但是對於懸疑IP來說,首要的是“硬核”,尤其是東野圭吾本身有著龐大文學粉絲基數的情況下,如何真實還原IP是首要任務。而且從歷來東野圭吾作品影視化改編來看,東野圭吾本人對於改編有著極高的要求,既要求故事本身要符合文學作品,又要求影視化後帶來更多的新意。

在目前已經曝光的故事梗概裡,電影《回廊亭》講述了一位富商病逝,親屬聚集在回廊亭酒店等待遺產分配,眾人各懷鬼胎。作為回廊亭管家的林珍惠(劉敏濤 飾)亦被卷入其中。關鍵時刻,律師周揚(任素汐 飾)帶著遺囑和一封神秘信件而來,更牽扯出一場發生在一年前的火災兇殺案,死者是富商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更是全部遺產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而兇手似乎就隱藏在眾人之中。

從這一點能夠看出,電影和原著在故事大體上保持著統一。原著《回廊亭殺人事件》是東野圭吾唯一一部以女性為視角的長篇小說。在原著裡,為愛復仇的桐生回到回廊亭是為了尋找隱藏在諸位親屬當中的“兇手”。但是在尋找真相的過程裡發現真相絕非隻是找到“殺人兇手”這麼簡單。

在遺產、愛情、人性、欲望等重重枷鎖下,實際上是關於人性和社會的深思。電影裡,從故事梗概來看,劉敏濤飾演的管家卷入其中和任素汐飾演的女律師的入場,顯然在一些元素上進行了改編,但大體框架沒有改變。

導演此前在開機儀式也表示,在保留原著基礎之上帶來更多的驚喜。而從故事本身來看,如何將這個故事背後關於人性、親情以及社會洞察做出“本土化”的創新實際上是最大的看點。

3

市 場

打“動”市場。

從電影的主創班底來看,導演來牧寬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此前有電影《致命追擊》、電視劇《刑警隊長》、網絡電影《暴走刑警》等作品,也被認為十分擅長處理偵探類題材。

此外,電影的制片人馬珂此前參與了《讓子彈飛》、《失戀33天》等作品,而電影在最關鍵的文本環節上也集結了多位優質人才。劇本統籌文寧曾擔任《我和我的祖國》編劇,而兩位編劇許淥洋和張仕棟此前的行業經驗也相當充足,許淥洋的電影作品《我和我的祖國》、《受益人》票房累計超過30億,編劇張仕棟的網劇作品《餘罪》第一季豆瓣評分8.4分,在2016年的懸疑劇市場成為爆款。

電影主創班底的“直接經驗”,為電影在本土化改編層面提供了一定的保障。此外,在主演層面,任素汐和劉敏濤都是首次嘗試懸疑犯罪類型影片擔任主角。任素汐之前在《無名之輩》、《驢得水》影片裡都已經證明了自己的演技,而劉敏濤此前憑借著《偽裝者》、《瑯琊榜》、《我和我的家鄉》等作品被大眾熟知。

實力派演員對於任何作品來說,都是“基本防線”。尤其是在《回廊亭》這樣故事本身層次感較強的作品裡,任素汐和劉敏濤所飾演的律師和管家和富商親屬之間的矛盾沖突,需要演員在細節上有著更強的把控能力。

目前,電影版《回廊亭》仍然處於拍攝階段,但早早就定檔賀歲。在疫情之前,懸疑犯罪類的影片就成為了被市場追捧的熱門類型,其原因主要在於其類型優勢較為突出,曲折且較強的敘事節奏感和懸疑故事背後在主題和情感上的延展空間都能夠一定程度上滿足觀眾的類型剛需。

但在整個市場懸疑犯罪類型片增多之後,仍然需要產業提供源源不斷的新鮮感。除了在主創陣容上讓觀眾眼前一亮外,實際上還應該敏銳地捕捉當下觀眾的類型新需求。疫情之後,觀眾對於現實的關切逐步升級到情感上的高度共振,這給國產電影的創作實際上提出了新的要求。

單純的現實共鳴和類型優勢,在今年的電影市場很難再形成較強的穿透力。隻有在情感上和觀眾達成高度共振,才能獲得觀眾的信任感。對於懸疑片本身來說,“情感”無疑是懸疑外衣下的真正內核,曲折燒腦的故事本身是為了背後的情感所服務,這也是東野圭吾原著的軸心。

所以,無論是順應電影觀眾“消費升級”還是將知名懸疑IP進行本土化落地,都需要明確這一點。《回廊亭》其本身的IP基礎和實力派主創班底的新鮮感是其優勢,而隨著國產電影在影視化改編上技能的不斷提升,對於原著重點的提煉能力大大增強。從《回廊亭》目前本土化改編的思考來看,這也勢必會成為電影契合觀眾需求,最終在賀歲檔順利突圍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