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漢王朱形象地演示了如何死得有模有樣 不造灰怎麼能罷休?

說起明成祖的次子朱,簡直就是明代“死”的生動教科書。

他能做多少?

祖父朱元璋在位時,他就開始“寫作”。

他的父親朱迪稱帝後,他不停地“制造”,並在他的大哥朱高熾繼承王位時繼續“制造”。

輪到侄兒登基,已經是皇叔的朱仍然“不改”。

生活自己從高高在上的藩王,“作為”成為庶人,

不僅如此,我還用一條非常便宜的腿絆倒了我的侄子和皇帝。

最後,我被關在一個大銅罐子裡,烤成了一堆“黑炭”.

眾所周知,朱迪的王位是從他的侄子朱允炆手中奪走的。

雖然朱允炆沒有繼承祖父朱元璋的勇氣,

但他畢竟占據了一個“合法的名號”,手裡賺到了明軍。

因此,朱迪贏得這一位置的道路並不平坦。

尤其是打到長江邊,被明軍擊退後,朱迪覺得自己要堅持住了。

我開始考慮朱允炆皇帝的提議:把兩岸分成南北,分成河流。

如果朱迪就這樣退役了,很難說未來會發生什麼。

僅道德的力量就能淹沒朱迪.

此時,的次子朱率領新生力量來到這裡。

當朱迪看到這個作戰的兒子帶著他的部隊來的時候,他非常高興。

馬上撫著朱的背說:“求求你!世界上有很多疾病。”

你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我沒有說透徹,但意思可以說清楚:因為兒子病得很重,我不知道還能活多久。如果他做不到,那就去吧!

就這樣,不負責任地為朱畫了一個超級“大蛋糕”。

軍營裡的父子,

一,因為兒子帶給了人們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另一個似乎被爸爸打了一針強心劑,“小宇宙”瞬間爆發,他決心去死.

就這樣,嚴俊一鼓作氣,一路殺入京城。

最終,朱迪得到了他想要的。

但功不可沒的朱,註定要失望。

朱迪稱帝後,起初並不急於立太子,也沒有把朱高熾太子叫到京都和南京。

不是因為他還記得為二兒子畫的“大蛋糕”,而是因為王子又胖又病,

雖然我不喜歡這個兒子,但我找不到任何其他的缺點。

當初他帶著二三子在外廝殺,僅靠太子一人牢牢守住燕京。

裡面和外面都做得很好。

這一糾結,戰功卓著的朱就急了。

有事就拉一群武將,整天琢磨怎麼當太子。

朱的小動作沒能逃過朝臣的眼睛,默然不語。

大臣們也擔心“小惡魔”朱會成為皇帝。

他們都記得,在朱元璋還活著的時候,他把孫子孫女們叫到北京讀書。

這朱生性倔強,被祖父朱元璋拒絕。

朱元璋死後,又派朱回京。他整天無所事事。

他從叔叔那裡偷了一匹馬,一路殺官殺民,帶著“壞名聲”回到燕京。

朱就是這種情況,他長期以來“使”自己成為“嫌疑人”.

lass=”content-picture” src=”//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3791444821/1000″>

大臣看再這樣下去,仁厚的世子朱高熾地位很懸呢,

幹脆有事沒事給朱棣“洗腦”,其中就包括解縉,

解縉跟朱棣說:“皇長子仁孝,天下歸心。”

朱棣跟沒聽見似的…….

解縉一看,幹脆使出“殺手鐧”,低頭說了三個字:好聖孫。

是了,說起朱棣,其實是性情最像朱元璋的一子,

尤其跟他爹朱元璋一樣,朱棣也是“隔代親”,即使比較喜歡老二、老三,

但他更喜歡的卻是孫子朱瞻基。

解縉輕飄飄的三個字,卻硬邦邦的說進了朱棣的心裡:

世子雖然比較弱,可他卻是自己最喜愛那個孫子的親爹啊。

於是下了決心,把老大朱高熾喊到了京城立為太子,

次子朱高煦、三子朱高燧被封為漢王和趙王。

朱高煦被封為漢王後,藩地原本是雲南,

但是他就是不肯去,還十分嫌棄地說:“我有何罪,要被排斥到遠隔萬裡之地。”

朱棣又把朱高煦藩地改到了青州,他還是十分嫌棄,死活拖著不去,

朱棣一看,不去就不去吧,沒有勉強,到底還是偏愛這個兒子,

由著朱高煦像“狗皮膏藥”似的天天黏著自己,還跟自己巡遊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後,朱高煦又開始“作妖”了,

耍賴似的找老爹朱棣要來天策衛把自己和兒子護送回南京。

這要是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也就罷了,堂堂一藩王,自己又不是沒護衛,

一路能被劫財還是劫色呢?

但是朱棣還是很寵這個兒子,雖然覺得莫名其妙,還是答應了他的要求,

他沒想到,這個兒子要來天策衛是給自己壯勢的。

這不,朱高煦自打有了天策衛,動不動拉著別人就問自己像不像唐太宗,

就差跟別人直說唐太宗把親兄弟幹掉後才當上皇帝的,自己也有這心思了。

朱棣讓他跟太子朱高熾一起去謁拜孝陵,

前面的朱高熾,因為身體肥碩,腿腳還不利索,得用人攙扶著才能走路,

就這樣還磕磕絆絆的,

朱高煦在後面看見後,張嘴嘲笑說:“前人失足,後人知警。”

言外之意就是你當心點,我可在後面盯著你位置呢,

朱高煦話音剛落,在他後面的侄子朱瞻基就接話說:“更有後人知警啊。”

意思是,你也當心點,我也在後面盯著呢!

朱高煦扭頭臉都變色了,琢磨這侄子可不是個善茬。

但是他當回事了麼?

沒有,不知道他臨死前想沒想起這天的對話。

讓朱高煦這麼“飄”的,除了戰功,還一個原因,

他兩腋皮膚長樂數片“鱗”,擱現在就是“牛皮癬”這類的皮膚病,

但是朱高煦不這麼認為,他覺得自己長了很多“龍鱗”…….

總覺得別人沒長,就自己長了,所以皇位就該是自己的。

這腦回路實在太清奇了。

在京城亂晃悠的朱高煦,也不是閑著沒事,

他私自弄了個三千人馬的“作妖”隊,這些人幹什麼呢?

四處劫掠,無惡不作,被看不過眼的兵馬指揮徐野驢(這名字…..)抓獲懲處了,

這下可激怒了朱高煦,他拿著鐵勺就把徐野驢砸死了…..

別說朝臣,就連在外巡遊的朱棣,聽說後也氣炸了,

回到南京後就把朱高煦抓了,打算把他廢為庶人,

在太子朱高熾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情之下,

朱棣最終決定把朱高煦轟到新封地樂安去,

這次朱高煦再想賴在京城也不可能了,心中滿是怨恨地去了封地。

都到了這個地步,朱高煦好好當個富貴藩王不好麼,

他偏不,不使勁作到死,還真不是朱高煦本尊了。

朱棣在北征途中突然死了,

幸虧隨行的大臣們長了個心眼,死死地捂住了這個消息,

明仁宗朱高熾才得以順利繼位,

但這並不影響朱高煦“奪位熱情”,

他雖然去了封地,兒子朱瞻圻當時正在北京,

父子倆開始頻繁通信,這可累壞了傳信的人,

有時候一晚上得跑個七八次……

這麼折騰有啥有用的消息麼?沒有,

不僅沒有,朱高煦父子倆還因為家事鬧了矛盾,

互相揭短,鬧到了朱高熾面前。

朱高熾不愧占著個“仁”字,就算知道自己弟弟沒安過好心,

也沒想過跟他計較,不僅沒有問罪,

還增加他的俸祿,又厚賞一番讓他回到了封地。

這都二十多年了,連親兒子就站出來“舉報”他有異心了,

朱高煦咱能不能好好過日子?

不能……..

沒多久,仁宗暴斃,朱高煦覺得機會又來了。

當時太子朱瞻基在南京,若是能在太子回北京奔喪途中把他“咔嚓”了,

那皇位不就是自己的?

朱高煦再一次熱血沸騰了,趕緊安排人馬想來個“伏擊”,

結果等他安排就緒,忽然知道侄子早就回到了北京…….

我都開始同情這位傻漢王了,

從皇子熬到了皇弟,又從皇弟熬到了皇叔,

全天下都知道他的夢想,就是沒能熬成皇帝,這事實在太尷尬了。

作完了親爹,又作完了親哥,這回要開始作親侄子了,

先是假裝自己“洗心革面”,又各種張口要東西。

宣宗朱瞻基對自己這二叔,也是極其能忍的,

幾乎是有求必應。

朱高煦一看,這侄子皇帝也是個沒脾氣的,

實在不想熬成皇叔祖了,幹脆拉攏舊部直接反了!

還嚷嚷道:親爹聽信讒言,把自己打發到了樂安,親哥也僅以黃金、絲帛對自己加以引誘,自己豈能這樣鬱鬱不樂地生活?

且吹牛說,皇帝的軍隊很容易對付。

等他後來知道是侄子皇帝親征,才害怕起來。

那可是六師壓境,何況這侄子正當繼位,

若是當年朱允炆也勇於親征,朱棣都可能玩完的,

朱瞻基可不是朱允炆,朱棣極其疼愛這個孫子,行軍打仗也多次帶著孫子歷練,

朱瞻基沒費多大力氣就平息了這場叛亂,這也是宣宗一朝唯一的戰事。

在極度恐慌之下,朱高煦出城拜見了宣宗認錯,

都這樣了,宣宗還是仁慈了一下,將朱高煦父子軟禁貶為庶民了事。

這就完了?

沒有,

都說朱高煦是“教父”級別的能作,

不把自己作成灰燼怎能罷休?

某一天,朱瞻基去看望朱高煦父子,

朱高煦一見這侄子皇帝,可能想起自己悲催的人生,

趁朱瞻基不註意,朱高煦壞心眼兒一腳絆倒了朱瞻基,

這有啥用呢?心裡舒暢了麼?

可朱瞻基不舒暢了,當即命侍衛抬來一口重達300多斤的大銅缸扣住了朱高煦。

46歲的朱高煦還那麼彪悍,居然硬著脖子將這大缸頂起來了。

朱瞻基徹底惱了,覺著這皇叔是無可救藥了,下令讓侍衛在銅缸周圍燃起木炭。

不一會兒,缸裡的朱高煦就烤成了黑炭…….

當年戰功顯赫的漢王,怎麼就這麼能作,

明明可以安享富貴,偏偏落得這麼一下場,

生動地演繹了啥叫做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