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奧運選手一個墊底學渣,她們為何收獲了完全不同的人生意義

7月29日在東京舉行的奧運會上,中國乒乓球選手孫穎莎以4:0戰勝日本選手伊藤美誠,晉級女子乒乓球單打半決賽。這樣的結果讓伊藤美誠的心中生出一股深深的不甘情緒,因為她從小就被母親伊藤美乃莉灌輸一個單一的人生目標,那就是在奧運會上“打敗中國”。而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伊藤美乃莉對女兒的愛變得越來越無情,甚至“可怕”,也因此被女兒稱為“魔鬼”媽媽。在媽媽的高壓下,伊藤美誠的人生隻剩了“輸贏”二字。而在剛過去的單打比賽中,伊藤美誠輸掉的不僅僅是比賽,更可能是她的人生意義。

如果伊藤美乃莉的家庭教育模式是一個反面教材,那麼今天我要介紹另一位正面教材,她也是一位日本媽媽,是幾年前按真人真事改編的一部日本電影《墊底辣妹》中的女主角的媽媽,名叫工藤明理。當時這部電影在中國上映後引發了家長們的關註,劇中媽媽工藤明理的身份非常普通,平時圍著丈夫及三個孩子打轉轉,除了忙做家務之外,看不出還有什麼大事是要去完成的。然而,就是這樣一位看似平凡的母親,在教育女兒沙耶加的瑣事上做出了不平凡的選擇。

那麼,和我一起來看看明理媽媽是如何幫助孩子樹立目標,從一個成績墊底、被老師稱作“垃圾”的女孩,最後考入日本頂尖私立大學,實現自己的人生重大逆轉。

1.被學校判定“垃圾”的女孩卻得到了媽媽的認同和支持

電影以回憶開頭,女孩沙耶加講述自己年幼時遇到霸凌事件,母親明理找老師交涉無果後果斷決定為女兒轉學到明蘭女子中學。

來到新學校後,沙耶加很快就在班上交到了朋友,從此走上了“放飛”自我的道路:在學校不認真學習,每天和幾個女生一起沉浸在化妝、K歌等玩樂活動裡,最後導致她進入高中後,學業水平還停留在小學程度上。由於沙耶加在班上成績墊底,於是被學校老師貼上“垃圾學生”的標簽,成為了校方眼裡的“壞女孩”。不久,一個突發事件為她的人生帶來了一個重大的轉折點。有一天,她被老師發現書包裡藏著煙!校長和老師都要求沙耶加供出其他幾位一起與她吸煙的同伴,並告訴她隻要這樣做就可以避免被退學的懲戒。然而,沙耶加倔強地拒絕了校長和老師的提議。於是,明裡媽媽被請到了學校。在了解了事情緣由後,明理媽媽選擇堅定地站在了孩子這邊,面對校方的指責,她首先承認女兒吸煙的錯誤行為,隨後她又肯定了女兒的正確行為,那就是不出賣同伴;同時,明裡媽媽指出校方在教育方式上存在明顯的錯誤問題,比如罵孩子是“垃圾”。

老師原本希望明理媽媽配合學校來管教沙耶加,然後再“逼”她供出“同犯”,沒想到這位母親不按常理出牌,沒有因為老師的批評而打壓女兒的全部;相反,當著女兒的面告訴校方,她認為自己的女兒是個好孩子,隻是犯了一點錯,這樣的回應給予正處在青春期的女兒一份母親的信任。明理媽媽這樣做,不僅安定了孩子當下的情緒,也為之後進一步了解孩子的真實想法搭建了一個正向而積極的情緒基礎。

最後處罰結果出來了,學校決定給與沙耶加無期休學的處分。這樣沙耶加完成高中、直升大學之路就此被判“死刑”。面對女兒的失落,明理媽媽並沒有放棄努力,她為女兒選好了補習機構,希望能通過另外一條路來幫助沙耶加考進大學。

2.媽媽再次不按常理出牌用共情喚醒孩子的理智

很有幸的是在補習班裡,沙耶加遇到了坪田老師,這與罵她是“垃圾”的學校老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位坪田老師不僅耐心、細心、責任心強,他還堅信“沒有不行的學生,隻有不好的老師”。他開始鼓勵沙耶加設定學習目標,爭取考上日本頂尖的私立大學,慶應大學。

在坪田老師的帶領下,沙耶加漸漸地找到了行動的方向,行為開始由被動變主動,每天起早貪黑地學習,因此學習進步很快。然而,由於她之前落下的課程實在太多,在大學入學考前的第二次模擬考時,成績考得不理想。這又讓沙耶加感到絕望,心中生出想要放棄的念頭。她在大雨中跑到媽媽打工的工廠裡,看到母親為自己賺補習班學費而辛勞工作的背影,情緒崩潰地大哭起來。即使這樣,明裡媽媽還是對女兒說:“如果太累了,放棄也沒關系,你已經很努力了。”

那晚母女倆做了一次談心,明理還告訴沙耶加:“在你還是嬰兒時候,爸爸剛開始創業,幾乎不怎麼待在家裡,我一個人承擔起一切,對未來充滿不安和無助。而偏偏那時的你經常會哭,終於有一天,我也受不了了,和你一起大哭起來。可就在這時,卻發現你在對我笑,仿佛在說‘別哭啦,有我陪著你呢。’那一刻,我便覺得隻要能看到這個孩子開心的笑容,那就是幸福的。我想讓這個孩子一直有這樣幸福的笑容。”就這樣明理媽媽將自己曾經歷過的無助感與不安的情緒坦誠地告知了沙耶加,讓她明白母親並沒有認為女兒是一無是處的,甚至發現自己對媽媽而言還具有一種陪伴和鼓勵的神奇作用。在鏈接了感情、統一了認知後,沙耶加決定和母親一起去走訪一下慶應大學的校園,實地看看這所學校究竟是怎樣的,那裡的學生是怎樣的。參觀完校園後,沙耶加的心中重新長出了一個新的目標,那就是再次回到補習班,為考上這所大學而做最後的沖刺。

這次,明理媽媽又沒按常理出牌,一般情況下父母看到孩子成績考得不理想,要麼繼續督促和鼓動孩子努力苦讀,要麼上演苦情戲碼,將自己為了孩子能上補習班而辛苦打工賺錢的事搬出來,更可能的是不遺餘力地給孩子物質誘惑。然而,明裡媽媽既沒有營造孩子的內疚感,更沒有曬出自己的苦情感,她選擇了尊重孩子的意願,告訴她放棄也是可以的,但同時喚醒了孩子對母親的一份感念之情。

3.明理媽媽帶給我們的三大真實感悟

現在我們的孩子從幼升小、小升初、初升高、再到高考,一生都處於競爭狀態,這讓家長們不由自主地產生出焦慮情緒,最後這樣的負面情緒就會壓到孩子的身上,成為孩子成長路上的各種負面因素。我們不妨來學習一下明理媽媽對待孩子犯錯時的勇氣和智慧,選擇在精神上站在孩子的一邊,用穩定而溫暖的力量來引領孩子走在逆風中,尋找翻盤的機會。

01接納孩子過錯,才有逆向翻盤的可能

為什麼沙耶加剛剛進入中學時不認真學習,整天和朋友一起化妝玩耍,媽媽卻沒有阻止呢?對此,電影借用明理媽媽和坪田老師的對話給了我們一個答案。明理媽媽告訴坪田老師,自己小時候一直被媽媽責罵,便覺得自己是個無能的人,於是很多成長的可能性都被自己限制掉了。所以,她不想讓女兒再承受一次自己年少時走過的不自信的彎路,希望沙耶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按照別人怎麼說就去怎麼做。哪怕與全世界為敵,母親也會站在孩子這邊,做她的精神支柱,幫助她走出錯誤。

因此在“抽煙事件”中,明理媽媽並沒有因為女兒有錯而責打她,執念孩子的立馬改正;相反,她把這次風波當作孩子的一次“有效犯錯”,把批評的話改為提醒的話;把訓斥的眼光,變成理解的目光;暫時放下心急火燎的溝通態度,並借此機會讓孩子體驗犯錯的結果。也因此讓沙耶加感覺到自己不是在母親強迫或脅迫下聽話,這樣她就會更主動去接受媽媽提出的“去補習班繼續學習”的建議。

什麼是“有效犯錯”心理學家馬努·卡普爾教授提出了“有效失敗”思維模型,學習了這個思維模型後,我開始改變對孩子犯錯的認知和反應,同時借用這個模式來和孩子討論他的成功和失敗。具體來說就是當孩子犯錯時,我會首先在大腦裡盤算一下,孩子這次犯錯屬於“有效失敗”還是“無效失敗”。如果是前者,我會立即和孩子展開討論,把他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讓他說出自己做對了什麼,我也會明確表示我對他這次犯錯過程裡的“有效”部分的認同。如果是後者,我會推遲一點時間來與孩子討論,好讓自己的沖動情緒平復下來,在冷靜分析之後, 我才會對孩子的錯誤或失敗做出具有指導意義的反饋。閱讀《學習的格局》,了解更多關於“有效犯錯”的內容

02不替孩子定“成功目標”,把學習的自主感和使命感還給孩子

很多父母剛開始都和明理媽媽一樣,初心是希望孩子一直快樂,但隨著孩子年齡增長,或為環境所迫,或為大勢所趨開始焦慮起來,對孩子提出越來越多的要求。在不想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執念下,偏離了讓孩子快樂成長的初心。可貴的是,在沙耶加成長道路上,明理媽媽的初心從未改變過,她甚至在女兒學到崩潰時,仍然選擇告訴她,隻要她願意就選擇放棄。而恰恰是媽媽的理解和包容,讓女兒毅然決定艱難地走到底,因為媽媽在陪伴著自己,在信任著自己。還有就是,大多數父母認為隻要對孩子足夠嚴格,甚至“雞血”到一定程度,孩子的成績就會變好。然而事實恰恰相反,父母定下的“成功”目標會剝奪孩子的內心追求,孩子在被動的情緒下或反叛而起,或趴下厭學。在明理媽媽和坪田老師的鼓勵和加持下,沙耶加不僅沒有放棄,反而更加努力,最後實現大逆襲,被慶應大學錄取。

03有眼界的家長,讓孩子做真實的自己

我看到北大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教授曾經寫的一篇文章,秦院長在文章中提到自己去上海面視學生的一段經歷。他在慨嘆上海學生綜合素質高的同時,也隱隱有一絲無法抹去的遺憾。我特別在這裡貼出院長的幾段話,給我們的家長朋友提個醒,看到教育問題的實質。……所有的學生在來之前都經過了某種程度的面試培訓,至少看過一點兒如何應對面試的“寶典”,但可能沒有人告訴他們,我並不感興趣他們表現出來的是誰,我感興趣的是真實的他們是誰。

最令我吃驚的是,當我問他們,你希望自己未來成為什麼樣的人時,很少有人能答上來。學生們告訴我,他們壓根兒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真的是從來沒有想過嗎?其實不是。這個問題他們曾經想過,隻不過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連他們自己都忘記了而已。……幾乎所有的老師、家長和學生隻關心一件事:考了多少分,能上什麼學校……但很少告訴他們成功意味著什麼,生活的幸福源自何處,什麼是最適合自己的。教育被簡化成了一條升學直線。所有的過程隻為那個最後結果而存在:上北大或上哈佛。 ……人生不是一場由他人設計好程序的遊戲,隻要投入時間和金錢,配置更強大的“裝備”就可以通關。……教育的價值就在於喚醒每一個孩子心中的潛能,幫助他們找到隱藏在體內的特殊使命和註定要做的那一件事情。最重要的也是首要的一件事是:認識到你未來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如果家長真心要讓孩子擁有一個寬廣而快樂的人生,那麼對孩子的要求要切合實際,保持一份長遠的期待,不要糾結於孩子試卷上的一次不小心的遺漏、競爭中的一次輸贏。我們既不能放棄挖掘孩子學習的潛力,也不能把孩子逼到能力的邊界之下,讓他們早早地對自己失去信心。成長中的孩子最需要的是一個傳遞正能量和好情緒的媽媽,不管是貧困還是富有,父母要做孩子犯錯時的肩膀,與孩子一起擔起改錯的責任;做孩子放棄時的臂膀,為他傳遞信心和能量;做孩子孤獨時的朋友,陪伴他一起見證目標實現後的快樂人生。